新闻

378万件医用物资从这里出发 为白衣战士送上“铠甲”  

  1月20日,北京市报告了首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此后,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的增加,北京的各家发热门诊以及定点医院的隔离病房里,防护服、医用口罩等物资需求量明显增加。有一支小分队,日夜不停地为调拨物资忙碌着,这就是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的医用物资保障组。

  从疫情暴发到3月11日,这支小分队调拨医用物资1800余次,总量达到378万余件。这些物资包括医用防护口罩、医用外科口罩、防护服、护目镜、面屏等。在调度员中,有个小伙子是在大年初三加入进来的,他叫孙宏旭。他说,疫情阻击战需要每个人都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我愿意牢牢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医护人员及时送上‘铠甲’。”

  大年初二下午,孙宏旭接到了单位领导打来的电话,“准备明天上班。”这个春节长假提前结束了。孙宏旭在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财务处工作。春节前,北京市医疗系统进入“战时”状态,开始与新冠肺炎疫情正面搏击。战“疫”一线中医生护士最先上场,财务处的工作人员能发挥什么作用呢?大年初三一早,孙宏旭到了卫健委,接到了任务:前往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的医用物资保障组支援。“能到岗吗?”“没问题,现在就可以出发!”

  大年初三上午9点多,孙宏旭和同事们出发了,到临时办公室坐下来,再次回到自己家时,已经是三天后。医用外科口罩、防护服、医用防护口罩……这些词,成为此后50天中孙宏旭见到的“高频词”。按照分工,医用物资保障组负责收集整理全市所有医疗机构的医用物资需求信息,汇总之后提交联席会,经过批准之后再由其他部门下发到各医疗机构。这些物资,就是医生护士的“铠甲”。疫情初期,各种医用物资需求量非常大。孙宏旭和同组的同事们昼夜不停,电脑上闪烁着各个医疗机构发来的申请信息,“核对型号、规格……必须要确保万无一失。”孙宏旭和同事们只有一个愿望:“要让医生护士保护好自己。”

  如果说医生护士是冲锋在一线的“战士”,孙宏旭就是“后勤支援部队”的一员。巨大的工作量和长期的熬夜加班,孙宏旭的身体提出了抗议,“肾结石发作了!”曾经得过肾结石的人知道这种疼痛的惨烈,“堪比女人生孩子。”当时孙宏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接着上班,不能拖累同事们!”到了医院急诊进行检查,CT影像片上显示这是一个0.3×0.5厘米的结石。医生给他开了止痛药,建议他坚持运动排石。此后,医用物资保障组就出现了一个奇特的景象,有个小伙子天天站着办公,电脑架在了桌上的纸盒箱子上。小伙子只要不操作电脑,就会蹦蹦跳跳。“当时真觉得挺丢人的。”这样跳了8天后,孙宏旭终于见到了这颗结石排了出来,“以后就能踏实工作了。”

  随着疫情的发展,本地确诊病例连续为零,但境外输入病例几乎“天天见”。“铠甲”调度员们依然奋战在一线,“只要前方还有白衣战士,我们就不会停下来,一定要让他们保护好自己再去战斗!”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